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官道无疆 >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十二卷 浪遏飞舟 第四节 斗智斗力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崔阳夫脸上,陆为民出乎意料的没有发作让几个人都颇感惊奇,而且陆为民甚至还有点儿道歉的意思在里边,这在几个人心里也是掀起一阵波澜,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历来一言九鼎的陆市长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好说话?

    他们可不会认为陆为民是真的认可崔阳夫的观点就能够有自我批评的气度和风范,这年头,自我批评这个说法跟多的是一种自我褒赞的代名词,领导意见就是长官意志,没有谁可以挑战。

    崔阳夫同样觉得不可思议,他已经咬着牙关,做好了被暴风骤雨劈头盖脸的臭骂,或者被尖刻犀利的讥诮嘲讽,陆市长的口才他见识过,市领导里边没哪个能比得上。

    但结果却总是出人意外,陆为民居然承认他自己的观点有误,虽然很委婉,但也太罕见了。

    而陆为民最后那一句说自己“意犹未尽”,让自己都抖落出来,也让崔阳夫有点儿吃不准了,难道是真要让自己和盘托出,再来一个一个批驳打倒?争论辩驳崔阳夫不怕,就怕对方根本就不给自己这个机会,直接用行政命令否决。

    但崔阳夫又觉得陆为民语气里不像是那种想要把自己话套出来在反攻倒算的味道,对方也没有必要这般做,真要看不惯听不进,哪用得着这样花哨,直接pass了断。

    “陆市长,可能我的话有些不中听,但我还是想说说我的心里话。”崔阳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话一出,他两个副手,脸色也都有些变化,显然是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你说吧,我听着。我还真希望听到真话。”陆为民淡淡的笑着,“我不是说反话,是实话。”

    “在市里没有就城市规划建设形成较为成熟的方案之前,我认为市城建发司这几宗土地的规划开发都是不合适的。我能理解陆市长你的急切心情,但是我们城建发司不仅仅是承担商业开发,如果只是想要牟利进行商业运作,我想城建发司现在就可以启动,但城建发司还有一大职能,那就是配合协助全市城市综合总体规划建设,所以我们必须要服从全市城市总体规划。”

    崔阳夫的话语气平和。但是骨子里的坚决肯定却不容置疑,陆为民若有所思。

    看来这家伙骨子里还真有点执着坚毅,没想到陈昌俊还选了这么一个人来,没准儿对方就是看中了这家伙的性格,可能会是一个给自己带来一些不舒服的刺儿头,不过陈昌俊也太小瞧了自己的胸襟吧,眼前这家伙虽然说话有些冲,但却说到了点子上,他并不太介意。

    见陆为民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并未插言,崔阳夫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如果说前边的话还算是自己分内话,那么……。他咬咬牙,这么隐忍憋屈的确不符合他的性格,要说就说透。

    “陆市长,我听说市里原来的规划可能有比较大的变动。市建委也正在规划设计,但是我觉得我们宋州的定位可能不能只定位于眼前,或者今后三五年。不能因为我们宋州当前发展情况不佳,就放低标准,而应该定位更高更远,我说句有些得罪人的话,市建委在研究规划和征求意见时,可能忽略了这一点,呃,怎么说呢,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应当借鉴和效仿国内一些在城市建设上做得比较好的大城市,邀请和聘请国内一直知名院校和规划设计单位来进行综合评估考察,甚至采取招标方式来获得更佳的城市规划方案,而我们市里边只需要制定一个大体的标准和方向,……”

    “我们宋州市区规划老旧散乱,而在执行城建规划时因为涉及到市区两级,原来体制上就没有完全理顺,加上前年行政区域调整,麓溪区新成立,让市里在城市建设的主方向也产生了一些偏差,导致市区两级很有点儿各唱各调各吹各号的意思,在城市道路建设规划上也是标准不一,有的地段按照四车道,有的地方用六车道,有的则是中间设立绿化隔离带,路灯安装、管线埋设、宣传栏的布置、绿化安排,这些都缺乏一个较为规范的标准,这严重的拖累了我们城市的整体形象,……”

    一直到回市里的路上陆为民都还在细细品味崔阳夫的这番话,不能不说崔阳夫这家伙的话说到了陆为民的心坎上。

    宋州城区老旧不堪,而连年的经济发展不振,财政投入严重不足,也使得城建部门这几年也是夹手夹脚,心胸眼界都变得有些小家子气,原来方案是三年前制定的,根本不堪使用,即便是现在市建委方面新提出来的一些观点意见陆为民也觉得完全不符合他心目中的城市定位。

    按照宋州市建委目前的规划构思,宋州就是要力争在城市建设上重返全省仅次于昌州的二等城市,把超越目标对准了昆湖、青溪这两座城市。

    在他们看来,以目前宋州的发展态势,要想追赶上昆湖和青溪难度都相当大,就算是宋州今后几年经济发展有起色,但是要想赶上这两座城市难度也非常大,甚至相当渺茫。

    昆湖和青溪不但在经济发展速度上很快,而且在城市建设上早已高屋建瓴,有更长远的目标。

    从94年开始,昆湖和青溪都先后提出了要打造山水园林宜居城市,在打造上已经先行一步,城市建设这几年都是日新月异,尤其是像昆湖和青溪的一环路已经建成,而且正在雄心勃勃的要规划建设二环路,提出的目标也是在十年之内要建成城市人口达到百万的大城市。

    反观宋州,虽然城市人口已经达到百万,但是主城区的规划建设上杂乱无章,宋城区仍然是行政、商贸、金融核心,而沙洲则以文化、教育和娱乐产业为主,但是几个中心区域之间大量城中村、老旧建筑依然存在,而城中村的违建更是比比皆是,麓溪区那边则是典型城郊结合部,缺乏科学合理规划,也没有一个整体性的规划构思。

    要想彻底改变宋州城市建设落后的局面,除了需要在财政投入上的大幅度增长外,更需要一个全面、长远、科学的规划,同时也要寻找一个更适合宋州发展节奏的路径和方式,而宋州城建发司作为宋州城市建设的一个集经营建设为一体的实体的出现,就是一个尝试。

    而现在看来崔阳夫这个宋州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还真给了自己一些意外惊喜,虽然是陈昌俊提拔起来的人让他有些膈应,但是陆为民却不觉得有多么难以接受。

    他素来对事不对人,而现在崔阳夫的表现很有点让他意外,但这还只是表象,他还需要观察一下,如果崔阳夫真的能够如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不俗,他陆为民倒也不吝在好好助推对方一把,而这考验的第一关就是针织二厂那块土地。

    *************************************************************************************************************************

    陆为民回到办公室后,就把沈君怀叫了来。

    把情况做了一个介绍之后,沈君怀皱起眉头,“陆市长,这个私盖印章恐怕现在还不能说是一个多大的问题,没有造成损失,另外也的确有前任常务副市长的签字,从法理角度上来说,好像也说不出有什么太大问题,活动余地很大,……”

    “君怀,我无意要利用这件事情来追究什么人或者打击什么人,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本来属于市里的一块国有土地得失,不仅仅是几百万的问题,也牵扯到市里总体城市规划,可能你也知道,我不多说,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查清事情,确认这个公章是后盖的,也就是说这份协议无效,就这个结果,我就不信这件事情还能查不清楚,如果说这里边还牵扯到利益纠葛,那么谁触犯了法律,谁就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沈君怀目光闪动,微微点头,他也是老检察出身,自然明白陆为民话语中的含义,如果说谁是为了私利而去为给这份本来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盖了章,使得这份协议变得具有法律效力,进而使得市政府可能因为此蒙受巨大损失,那么这里边就可能牵扯到有人徇私枉法或者权钱交易了。

    “陆市长,这个问题不难查清楚,市政府公章有专人保管,有明确对象,虽然这种盖章的事情当事人可以一推了之,但是我觉得这个人的心理素质未必有那么好,要查清不是问题,……”沈君怀笑了笑。

    求两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