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新中医时代 > 第三卷 学医 264 暴力讨债全文阅读

第三卷 学医 264 暴力讨债

接着郑好去找了班主任李文,解释了自己没有能够参加下午比赛,的确是事出无奈,希望能够谅解。

李文对这次比赛第二名也是十分高兴,哪里有半分怨言。倒是关心询问:“你老乡好些了吗?”郑好点头说:“已经脱离危险。”

接着郑好告诉李文这段时间因为老乡的事情,怕是要耽误几节课。

李文爽快答应了,告诉他有事尽管去忙。等他回到学校,叶校长再开表彰会议。

最后给郑好透露了一个好消息,学校有可能会有笔不菲的物资奖励给他们参赛的几个人。

郑好要走时,李文对郑好:“通过这次比赛我看你基本功比较扎实,强烈建议你自学考试一定要坚持下去。自学考试下半年报考已经开始,你一定要及时报考啊。”

郑好说:“我考虑考虑吧。”他现在已经连饭钱都快没有了,那里还有考试的闲钱。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李文不知内情,仍然语重心长说:“我们国民医专的毕业证毕竟是民办学校的毕业证,在社会上不是很响亮,有时找工作也比较困难些,如果考出自考文凭就不一样了。”

其实他没有明说,他们学校的毕业证国家根本不承认。拿到社会上也是一点用处没有,事实等同于一张废纸。

郑好只是想实实在在的学习中医,将来能够给人解除身体上的痛苦。至于毕业证怎样,他还从来没有想过。

此刻他想着柱子的事情,对什么自考压根没有放在心上,就说:“算了吧,以后再说。”李文说:“这次你报两科吧!一共100元。”

郑好囊中羞涩,仅有几十元,还要吃饭。他对李文说:“现在有些缺钱,算了,我暂时不报了。”

李文热情说:“要不我先替你报上,有了你再还给我。”对方如此热情,郑好说:“那就谢谢老师了。”自从自考成绩出来以后,李文对郑好呵护有加了。

回到天华医院,柱子还在昏睡中。郑好就把明天去老板那里要钱的事情给谢彩霞说了。谢彩霞点点头说:“看样这是现在最好的办法了。”

第二天九点整,郑好准时来到约定地点。在这里等他的不光有时诚信与胡凌风,还有同宿舍的李开运、白庆安,同班的另外三个长得人高马大的男同学。算上他,一共是八个人。

胡凌风对郑好解释说:“人多势众,多几个人可以给对方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这样谈起钱来定会事半功倍。”

虽然郑好今天找对方并不是为了打架,他也不畏惧打架。但是七个人在他身后一站,心中的确踏实不少。郑好对众人点点头,说:“谢谢大家伙帮忙。”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柱子曾经干活的工地。一看进来这么多人,门口的保安拦住了他们。

保安说:“站住,你们这么多人是干什么的?”郑好说:“我们有事找你老板。麻烦让我们进去。”

保安很蛮横:“不行,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们在外面等着吧!”郑好问:“等到什么时候?”对方说:“十一点半下班。”

时诚信说:“现在才八点啊,难道要我们等三个多小时!”保安哼了一声说:“如果老板开会,时间还要长。”

郑好刚要开口说话,胡凌风走上来推开郑好,走到保安面前说:“你他妈的嘚舍什么,你知道我们找你老板干什么吗?”

胡凌风气势汹汹。气场十足,保安一时间被胡凌风震慑住了,他结结巴巴说:“你们干…….干什么?”

胡凌风不屑地说:“我们干什么有必要报告给你吗,你有资格吗?”说完一挥手说:“我们进去。”众人呼啦啦一起进入。

保安伸手挡住说:“哎哎,你们不能随便进。”胡凌风人高马大,随手一拨,就把保安推到一边。并用手指着对方鼻子威胁说:“再他妈像狗一样挡着我们,信不信我揍你一顿。”

保安只是喊着:“这样不行,这样不行……”却再也不敢追拦。

他们很快找到工地办公室。时诚信赶到胡凌风前面说:“看样对待这些人就要暴力,刚才你威风过了,接下来该我过过瘾了。”说罢抢先进入工地办公室。

一进去,就在门口拉过一张桌子,抬身坐上去。翘起二郎腿,大大咧咧地问:“谁是这里的老板?”

屋内有三个人。曾经陪同柱子去医院的那个孟令道也在里面。

靠近窗户的椅子上坐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他不慌不忙的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口,缓缓地吐出几个烟圈。

然后用戴着金戒指的手把烟灰轻轻弹进烟灰缸。“你们找我有事吗?”

时诚信刚要说话。郑好怕他鲁莽,说话不知轻重。开始把话说重了,接下去不好办。

就抢先走出来说:“王老板,我们是鞠建柱的家属,现在鞠建柱在您的工地上摔伤了,动了大手术,已经花费一万多了。接下来还要再动腰椎手术,医生估计还要花三四万。我们没有钱,麻烦老板把鞠建柱的医疗费交给医院,让他能够继续接受治疗,不至于耽误病情。”

郑好说完,把最近住院花费清单放在对方桌子上。

对方连看也不看一眼。说:“鞠建柱是谁,我不认识他呀。”时诚信一拍桌子说:“鞠建柱是你们工地工人,在你们工地干活受了伤,你能不承认。”

对方对着时诚信吐了口烟,眼睛根本就不正眼瞧他,轻蔑地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在我这里干过,有手续吗?有合同吗?”时诚信一时哑口无言。

郑好曾经想过对方无数种推脱理由、拒绝付钱的借口、狡辩的种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根本就不承认柱子在这个工地干过。一时不知怎样把谈话继续下去:“是呀,他拿什么证明柱子在这里干过呢?”

王老板吸了口烟,不紧不慢地说:“你们拿不出证据,我会告你们聚众闹事,勒索钱财,我们可是手续齐全的企业。”

对方口气里带着威胁。郑好说:“我们不是闹事的,更不是打架的。”

时诚信早已按耐不住,再次用手一拍桌子,大声说:“什么狗屁手续齐全企业,我们说鞠建

柱在这里干过,就肯定在这里干过,否则我们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找别的工地,偏偏找到你这里。今天这医疗费,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也不看看我们来这么多人难道都是吃醋的。”

郑好低声拦住说:“先不要这样鲁莽。”时诚信此刻来了精神,不听郑好劝阻,撸起胳膊,瞪起眼。

老板轻蔑的看了时诚信一眼,向旁边那人使了个眼神。一直背着手站在他身后的那人突然拍拍手。

掌声未落,呼啦啦从外面闯进来十多人。这些人都长得身材魁梧,面相凶恶,手里或是拿着刀,或是拿着棍。把郑好一众人团团围住。

王老板对时诚信说:“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说话呢,你算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敢对我这么说话,我想叫你今天死,你就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时诚信一霎时就变了脸色。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强势。一时结巴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难道还要打……打人吗?”

王老板哼了一声:“打人是轻的,还要把你们送到局子里去,告你们寻衅滋事,判你们这些王八蛋十年八年。”

说完一挥手,咬牙说:“给我打,打完了再送派出所。”他话音刚落,一个持着劈刀的大汉一脚就把时诚信从桌子上踢了下去。

郑好抬手说:“不要打人。”但是没有人听他的,大汉踢翻时诚信后,接着挥刀向时诚信胳膊砍去。

郑好知道此刻倘若不显露一手,马上就会有一番剧烈搏斗。而混斗之下,自己同学那里能够对付得了这些虎狼之辈。

想及此处,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如游龙如惊鸿,突然闪身冲到时诚信跟前,劈手把大汉手中刀夺下,顺势把那人胳膊向下一拽,只听咔嚓一声轻响,那是对方肩关节脱臼的声音。

在对方还没来得及痛苦喊叫时候,郑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对方狠狠甩了出去。

对方硕大身躯犹如断了线的风筝,撞翻了两个桌子,砸烂了地上的几个暖壶。热水撒出,屋内热气弥漫。那人抱着胳膊,在地下翻滚,被热水烫的嗷嗷直叫。

郑好突然露了这一手,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王老板虽然人多势众,但是都被郑好这闪电一击震撼住了。没有人敢再贸然出手。

时诚信从地上爬起来,喝彩说:“郑好,你真是好样的。就该让这帮混蛋见识一下我们的手段。”此刻胡凌风、李开运还有其他几个人由紧张到放松。都暗暗嘘出一口气。

郑好拿着刀指着王老板说:“你听好了,我们不是打架的,我们是来给你讲理的。”

说罢随手一抖,劈刀飞出,紧贴王老板头顶飞过,“哧”一声插在他头顶的板房上,尽 根没入,仅与刀柄。

王老板感觉刀柄在自己发梢嗡嗡震动。倘若这刀低上这么半寸就插进了他的脑袋。一霎时,神情紧张,脸色苍白。身子发抖,颤声说:“你,你要怎样?”

郑好说:“我说过,我们来不是打架的,也不是来找事的,我们只是要回按照国家规定你应该付出的医疗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