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一七零 再来
    一七零 再来

    瑾瑜该说的都说了,孙思虽然半信半疑的,不过想着这人和相公的关系,还是决定试一试,可是这事试起来有些丢脸,她还是找个恰当的时期吧。

    先不说孙思找几天来准备给赵光礼来一场精彩的表演,如今的林府已经大乱了,瑾瑜半路不见了的消息早在她消失后的两个时辰内里传到了林府,春芽和卢氏那时借着天还有些暗,躲在了树木的阴暗处,这才得以逃脱。

    接着他们又徒步返回了通州,然后找了家客栈住下,春芽又往船上送了瑾瑜半路被劫的消息给林浩白,然后也不敢回林府,就在通州住下了,期间君月自从醒来了以后就一直在哭,卢氏没办法,只能熬了米汤来为君月,反倒是君远,一路上都十分听春芽的话,半点也不哭闹。

    不过他们也只在通州住了一晚后就被赶到的林老爷接到了马车上,一同回了林府。由于怕危及瑾瑜的声誉,林家没有声张瑾瑜的失踪,也不敢报官,只能让家里人私下慢慢找,不过也没有直接说是找家里的少奶奶,只说找人而已。

    瑾瑜住在那木屋中,不对,不是她一个人,而是七个人住,除了她和夏莲意外,自然还有监视她的盗贼,他们有五人,从马车上抱了被褥和靠枕下来,就在屋子的一边打地铺,瑾瑜和夏莲都睡在床上。

    与其说睡,还不如说是在轮流打盹,瑾瑜可不敢保证这里面没有不受控制的****,自然要警醒一些,所以和夏莲换着睡,吃的也是他们从城里买来的一些干粮,或者是从山中打了几只兔子,野鸡等野味,不过在瑾瑜看来半点味道都没有。

    就这样过了五天,瑾瑜和夏莲已经在木屋里过了五天了,他们半点干净的样子都没有,瑾瑜爱干净惯了,身上难受得不行却不能不忍着,因为她在等着孙思,若是她的法子成功了的话,可以趁机给她提前要求,但是等啊等,瑾瑜都要变成长颈鹿了,孙思还没来。

    而这时的孙思才刚刚逮到机会和赵光礼说话,赵光礼见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心里不耐,转身就想离开,孙思急了,却又不知道要做什么,响起那女人说的话,她咬咬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赵光礼惊讶的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女子。

    “你,你就这么讨厌我,你干脆休了我好了,这样你好过我也好过,免得我们两看相厌,不过以后你要多让我看看景儿,我什么都不在乎,就只在乎我这个唯一的儿子,呜呜呜……”说着说着触动了心里的委屈,真的哭了出来,很是狼狈。

    但是赵光礼却皱皱眉,走了回来,有些不耐的说:“要说话就说话,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要是让下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孙思本来心里还在高兴赵光礼走了回来,但是听见这话后忽然一愣就想抹去脸上的泪水,忽然脑袋里闪过那女人说的话,不要怕被笑,这是真性情,于是也不擦脸,继续说:“看见就看见,我还有什么体面,你这样狠心,连儿子你都不问,我还要什么面子。”

    说着拿起赵光的衣角就胡乱往脸上抹,满是泪水和鼻涕,本来是很令人恶心的动作,但是赵光礼却一下子僵住了身子,片刻,忽然有些恍惚的将前面哭着的女子纳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哄道:“是,是,是,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再也不会这样了……”

    怀里的孙思愣住了,这是赵光礼第一次主动抱她,却是在别人的指点下,她心里苦涩之极却忍不住的还是从心里渴望上了这样的温暖,依偎在里面。

    就在瑾瑜焦急的迎来她被囚禁的第五天时,孙思也带着丫鬟姗姗的来到了小木屋,昨天她得到了丈夫的宠爱,惊喜的同时却又忍不住的越加讨厌这个女人,不过现在她还不能除去这个女人,等有一天她完完全全的得到相公的心后……

    不过瑾瑜却是半点都不知道,她看见孙思一脸平静的时候,心里就猜到了结果,应该是成功的,不然的话这个女人现在应该是一脸的怒容。瑾瑜也不说话,只微笑着的看着孙思。

    孙思瞟了她一眼后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鼻音,对那些汉子挥了挥手,让丫鬟下去给他们发点银子,自己则坐到椅子上,瑾瑜也坐到床上,等她说话,果然没多久孙思就开口了。

    “哼,果然是狐媚贱人,懂得的狐媚手段****人。”她很不想承认她的法子有用,所以也不顾从小学过的礼仪,出口刻薄难听。

    瑾瑜也不嫌她说话难听,笑道:“赵夫人还是留点口德的好,毕竟你如今用的正是我这个狐媚之法,小心别将自己也骂进去了,不过不知道夫人今日来有什么事。”

    孙思被瑾瑜一噎,脸微微气得涨红起来,但是深吸两口气后,努力平复了心里的怒气,说:“本夫人懒得和你逞口舌之争,我是来问你下一步该怎么办,你不会只有这一招吧。”她心里想就暂且忍着她,让她逍遥几天。

    瑾瑜笑了笑,张口问她昨天的结果,但是忽然眼睛一转,还是换了个话题,问道:“夫人可会骑马?”

    孙思皱了皱眉头,然后摇了摇头,说:“本夫人从小养在深闺之中,哪里会骑马,你这次不会是让本夫人去骑马吧,本夫人先警告你,少借着本夫人用得着你,就想些怪法子作弄本夫人。”

    她的话惹得瑾瑜笑了,说:“我可没有借机想什么法子作弄你,当年我也不会骑马,后来还是他教的,若是你愿意的话可以让他教教你,不过可不要怕辛苦,时间短点就好,教骑马的过程就是培养感情的过程啊,你可不要浪费了。”

    孙思仔细的看了看瑾瑜,想从她的脸上看到半点的戏谑或者是高傲,但是她都失望了,默不作声,想了一会,然后说:“好,我就再信你一次,若是没什么作用的话,定会要你好看”

    说罢起身就要离开,瑾瑜快她一步上前拦住孙思的路说:“少奶奶,怎么说我也是在帮你做事吧,你看看我这里的环境,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改善一下我现在的条件吗?说不定住得好一点我能想到的办法也会多一点呢。”

    简直是得寸进尺,孙思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了,在她看来一个阶下囚有什么资格提条件,所以给了瑾瑜一个白眼后,高傲的抬起头走了,瑾瑜看着她的背影眯了眯眼,这个女人真是难伺候,活该她嫁给赵光礼。

    孙思走了,那些大汉又进来了,看得出他们的情绪都还不错,想来是得了东家的钱财安慰,所以呆在这个鬼地方,那点委屈也小了许多,不过有一个人却是例外。

    瑾瑜看着他们的样子,笑了笑说:“其实要我说你们也不必都在这里守着我,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就两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跑到哪里去,若是有钱的话,往那温柔乡里一去,岂不比这里吹冷风来得更好?”

    夏莲有些惊讶少奶奶说的话,这些羞人的话少奶奶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说出了口,还温柔乡,少奶奶这都是到哪里学来的?

    汉子们看了看瑾瑜,然后又看看同伴,脸上都露出****和犹豫的表情,有的人甚至都嘿嘿的笑了起来,说:“没想来这位奶奶还挺了解咱们这里的行情的嘛,不如这位奶奶成全一下咱们兄弟们如何?”这话一说完,周围的汉子都哈哈的跟着笑了起来,笑声里全是令人作呕的暗示。

    夏莲见他们对瑾瑜粗言秽语,就想往前冲,为瑾瑜呵斥他们,但是瑾瑜却拉住了她的手,依旧面不改色的说:“哼,我虽然暂时是阶下囚,但是却是你们主子的客人,她对我的需要想来你们也看了,若要我说有空在这里耍嘴皮子,还不如趁着天色未暗下山快活去。”

    汉子们没见过有瑾瑜这般胆色的女子,一时间也忘记了调笑,听了她的话后都犹豫的看向当家的,这里他不发话谁也不敢私自离开,当初他们能留下这条命,可都全靠的他。

    大家的眼光全都转向为首的那人,瑾瑜也不例外,看着他,想看看他会不会让这些里离开去玩乐,为首的汉子扫了大伙一眼后,把目光转向了瑾瑜,似乎在想这个女人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没多久,他笑了起来,大手一挥,说:“留下两个和我在这里,其他人自己找乐子去吧,不过,明日必须全部回来,可明白了?”

    汉子们高兴了保证说明日一定回来,还会带上好酒好肉,然后商量好了谁留下之后,笑闹着离开了木屋,瑾瑜仔细听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想要找出他们把马车放在哪边。

    为首的汉子见人都走了以后,对剩下的两人说:“你们先到外面守着,等我叫你们之后再进来。”两个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同时露出一个“你知我知”的****笑容后,贼眉鼠眼的一通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