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一三三 救美
    一三三 救美

    小三走了,瑾瑜坐在那里稍微郁闷了一小会儿,然后整理好心情回后院去了,她要去给君远喂奶呢。

    分到差事的人都出去忙去了,瑾瑜也不在家闲着,过了几日叫上程夫人上街去了,她来苏州的时候正是大肚子呢,根本没力气逛过苏州,现在有时间了,她可要在这个号称人间天堂的地方看看。

    程夫人倒是愿意和这个小夫人出门的,比起那些整天不是勾心斗角就是暗地攀比的夫人们,和这个女子在一起要轻松许多。

    苏州在原来又叫吴,江南水乡,吴侬软语,处处都透着细致,不光是街上的女子这样,连男子也是,说话轻轻软软,估计连吵架也不会吧,至少她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样。

    她们不和往常一样,出门坐着马车而是包一条船,游走在街道中的小河里,颇像威尼斯城市,难怪后世叫它水城呢。

    街道两边有穿着蓝色粗布的女子,****头上包着蓝色头巾,女子则梳着小辫,爱美的还在头上插上一支***,小小的白花将人衬得清新美丽,她们或在水里洗菜,或者是两三人坐在一处洗衣服,随便说着家长里短的,时不时的捂嘴轻笑,江南女子的柔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瑾瑜坐在床上看到这一幕,轻轻弯起嘴角,青春时期的女孩子是最快乐的,不知愁滋味,尽情的享受年轻带来的美好。

    程夫人在一边打量她,也不住的笑了,说到:“看林夫人的样子更像是回到了故乡一般,不过说起来,夫人身上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温婉,半点看不出是北方的女子,处处透着豪爽。”

    这话让瑾瑜来了兴致,收回目光好奇的问:“真的吗?我不想北方女子那般豪爽,反而像是南方的女子?”她本来就是南方长大的,许是这么多年,由被及表,潜移默化的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南方女子罢了。

    程夫人中肯的点点头,这个叶氏从首饰到衣衫,无一不是精心置办的,处处透着讲究,哪里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能注意的

    瑾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她那里给人温柔的假象了,找了话题赶紧遮掩过去,问道:“不知道这苏州有什么好吃的,姐姐快带我去见识见识吧。”春芽在一边低下头轻轻勾起了嘴角,看来少奶奶还是知道自己的呀

    “林夫人虽然已经生下了小少爷,但还是孩子心性呢,出来玩居然惦记着吃的,难道是林大人在府里苛待了夫人不成?”程夫人打趣她,这个林夫人跟家里的妹妹还真是像瑾瑜自然不服,为自己辩驳了几句,两人一路说笑着去了苏州有名的酒楼。

    小二很知趣的把瑾瑜和程夫人请到了楼上的包间,因为不是午饭时间,瑾瑜先叫了两个糕点一壶茶,慢慢吃着,观察外面的街道,这已经是她新到一地就会做的习惯了。

    也不知道是选的位置好还是本来就这样,瑾瑜看到窗外街道的繁荣景象相比京城竟是半点也不逊色,来来往往的人们,各种吆喝声在路边响起,街道两边也没见乞丐什么,简直和清明河上图上的景色一样,这样看来即使江南官吏不清明,但是却把苏州治理得不错,人们基本满足了温饱。

    “程姐姐,看来苏州的治安不错,百姓们过的也富足,不知道上任官员是谁,应该升迁了吧,这么好的政绩。”她转过头来问程夫人,后者愣了一下,然后轻皱了下眉头,随即放开说:“这我也不知道,想来也是的吧,都是些官场上的事,我向来不怎么关心的,怎么,林大人会更夫人说这些?”

    瑾瑜已经从她的表情里知道了,不在意的一笑说:“我也不习惯管这些,相公也不跟我说,我只要管好家务,照顾好孩子就是了,外面的事自然有他们男人呢”程夫人点头称是。

    然后两人就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苏州的风土人情,偶尔还会说些孩子的事,而且瑾瑜虽然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但是书本里的知识还是有一些的,例如孩子几岁学什么最好啊,智力又是几岁还是发育啊都是程夫人听都没听过啊,和瑾瑜说了许多后学到了很多,连连惊奇原来还有这样的说法。

    聊着聊着有些饿了,瑾瑜正想叫东西来吃,可是在回头的一时间外面发生了一件事,吸引了她的目光,一个小贩被一群人围住了,看样子像是当地的黑帮,收保护费的样子。

    瑾瑜叹了口气,看来哪里都有黑势力的存在,她想管,但是她实在没能力管,这种势力存在了千百年,即使是现代高科技时代也不能完全消除这种势力,更何况她一个封建社会的妇女呢,算了,还是回家去让浩白处理吧

    她有些难过的想关上窗,但是突然,那群人旁边路过的一个女子停住不走了,看样子还和他们在争执一般,瑾瑜皱了皱眉,心里暗叹这又是一个无知的小姑娘,但是她却不再挪开眼睛,一直关注着下面的情况。

    程夫人也察觉到了瑾瑜的目光,顺着看下去自然也发现了街上的事,了然的说:“夫人可是想帮下面的女为姑娘?要不要派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瑾瑜摇摇头,说:“应该不用,程姐姐你看那女子的衣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而且后面还跟着丫鬟,这些人常年在苏州城混迹,应该知道这女子的来历,不会乱来的,不过就是在言语上有些不恭罢了,也当是给这小姑娘一些教训吧,做事光靠冲动可不行”

    程夫人笑了笑,说:“夫人年纪也不大,怎么说出来的话倒比我还老成”然后也跟着瑾瑜看窗外的发展。

    果然那些人真的不敢动那女子,不过却一直围着她,不让她离开,争吵的源头,也就是刚刚摆摊的小贩早就收拾东西跑了,周围却聚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只在一边看,不上前帮忙罢了。

    这样僵持了良久,瑾瑜本以为会很快就解决的,一下子有些犹豫,要不要去帮忙,这时人群的目光都朝着一边看去,瑾瑜和程夫人也好奇的朝那边看去,一下之下都有些吃惊。

    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瑾瑜的相公,林浩白,他后面还跟着一些官员,看来他们是一起出来吃饭,然后遇见了这样的事,作为官员自然是要管上一管,瑾瑜也很好奇,林浩白会怎么做,她可从来没见过林浩白办公呢

    程夫人咦了一声,见瑾瑜看过来,不好意思的说:“我看到我相公了。”瑾瑜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有一个黑块头在人群里面,瑾瑜偷偷见过他一次,程夫人的相公,再一次郁闷了,为什么程夫人这样温柔的人会嫁给一个黑块头呢?

    下面围观的人群自动给林浩白等人让开了一条路,然后两边的人忙着说了些什么,林浩白对着那些收保护费的人说了什么,那些人个个都低着头灰溜溜的走了,接着围观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了也都散开了,留下林浩白等人和那个女子。

    那女子对林浩白等人弯身行了一个礼,由于视线缘故,是女子正对着她,她只能看到林浩白等人的背影,虽然有点远,但是能看见人的大概表情,可是现在她连林浩白的半点表情也看不到,只能看见那女子的笑脸。

    他们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站在那里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离开,离开的时候,那女子还把腰上佩戴的一个饰品给了林浩白,然后带着丫鬟跑了,跟着林浩白的官员发出一阵哄笑,笑声里透着****,但是这笑声让瑾瑜十分不舒服。

    她一直告诉自己,要相信浩白,他眼里只要自己,即使被别的女子表白也不会动心的,但是似乎那女子满脸羞涩的样子像是印在了脑子里一般,怎么也挥不开,一个下午都闷闷不乐的。

    程夫人当时也在一边看着,自然知道瑾瑜不开心的原音,但是她知道这是每个女人必然要经历的一件事,她当时也很难受,但是这种事情别人也帮不上忙,直到最后两人分手回家之时才开口说:“夫人,不要太放在心上,您要想开一些,您还有小少爷呢,以后这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您也就不会在意了。”

    说得瑾瑜愣愣的,她有表现得那么敏感吗,再说,等到不在意的时候,那还有什么意思,浩白不会这么对她的,不过是街上一个偶然相识都算不上的女子,她为什么要在意,自己的老公有人喜欢,说明自己的眼光好啊。

    瑾瑜自嘲,什么时候她也变得这么小心眼,跟那些无聊的女人一样,看来还是要找点事情做啊,不然一天就知道胡思乱想

    整理好情绪,瑾瑜又面带笑容的回府了,不过今天看到的事她半点也没有主动跟林浩白提起,只是静静的埋在了心里。

    高府正房里,高夫人正抓着一个女子的手,兴奋的问:“怎么样,怎么样,你可见到了那个林夫人?跟着她的人说她在那里用饭,她见你有难可有出来帮你?”

    被抓住的女子轻轻的缩回手,慢慢的勾起嘴角,微笑着说:“没有,她连面都没露。”然后端起茶杯,却并不喝,只是放在手心细细观看。

    “什么?她没出面,那今日的功夫不是白费了?”高夫人的声音有些尖锐的吼道,刚刚被抓的女子下意识的侧了侧头,躲过这魔音穿耳,有些轻蔑的看着自己的表姐。

    “今日是没见到那个什么林夫人,不过却阴差阳错的见到了本城的知府,林大人,不知表姐可满意?”真是个聒噪的女人,若不是有求于她,她才不会在这里忍受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