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一二二 拜访(上)
    一二二 拜访(上)

    晚上林浩白回来以后瑾瑜就跟他说了这个事情,林浩白笑着说好,然后像往常一样,给瑾瑜读一些游记,话本一类的书,哄着瑾瑜入睡,等她睡熟之后自己去了旁边的小书房。

    刚才对着瑾瑜他没有表露半分,其实心里已经闪过了几个念头,当时他是看着这个叫小三的男子被救上来的,身上的衣饰虽不是什么罕见之物,但是却也不是一般百姓穿的起的,应该说是有些家底的人家的打扮,不过当时没往深处想,想着可能是落难了,等上岸他应该会去寻家人的。

    不过今日瑾儿说那个居然想留下来卖身为奴,这就不得不叫他心里有想法了,落难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人极力的想留下来有是抱着什么样的打算呢?又或者是谁指使他的呢?

    林浩白把这些疑问统统理了一遍,然后又想着今日出去看到的事情,再一次陷入沉思。。。。。。

    这些瑾瑜都不知道,现在她的身孕有六个月了,正是孩子生长的时候,饭量大,睡觉需求也大,她呢现在也不多想什么,每日就在家里看看书,和木兰一起逛逛花园,或者实在是闷了就带上人悄悄出门逛一圈。

    悄悄的呢,说明是瞒着林浩白的,但是林浩白哪里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看着小妻子自娱自乐,他悄悄让人跟着以确保安全就是了。

    不过瑾瑜很快就不会觉得烦闷了,因为随着林浩白接任苏州知府后,大家纷纷派出家里的贤内助来拜访探望知府夫人,让瑾瑜很是忙碌了一阵子,忙着应付来来往往的人,免得给人家留下知府夫人很高傲的印象,不过现在她也算是四品命妇,等级比以前的知县夫人高了不少一点半点,说话自然也随意多了。

    首先来拜访的是苏州的同知,正五品程大人的夫人,程周氏,他相公的品级只比林浩白低了一品,他夫人第一个来拜访瑾瑜,头天递了拜帖,理由是现成的,就是瑾瑜有孕,特来看望。

    这是她第一次自己接待来客,还是个朝廷命妇,拿到帖子的时候她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求助的看向林浩白。

    林浩白笑笑,拿过帖子扫了一眼,不在意的说:“没什么,这程夫人的相公是这里的同知,她来也只是来拉近关系的,夫人不必紧张,做桌好菜,招待她一下便是了,不过可不能太过劳累。”

    招待一下?这会不会太随便了,一般官僚夫人之间走动不都是有些不能说的秘密吗?瑾瑜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浩白点了点头,表情依旧很迷茫,惹得林浩白轻笑,搂过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娘子,时候不早了,为夫伺候你沐浴,怎么样”

    瑾瑜的脸红了红,轻推着林浩白,生怕被丫鬟看见,不过丫鬟们一般在林浩白回来的时候就退出去了,只有喊到她们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屋子里除了他们夫妻,谁也没有。

    瑾瑜羞涩的点了点头,自从她有孕以来,林浩白就一直过着和尚一样的生活,对于一个正当年的血性男子来说,这种折磨是相当难忍的,晚上好几次,瑾瑜都能感受到他的难耐,但是她也无法,如今她胎位已经稳当了,林浩白就有些悸动了。

    叫了丫鬟抬来热水,林浩白****的扶着瑾瑜往里走,春芽看着两人的背影愣了一下,旋即偷偷捂嘴笑了,可是笑容很短,取代笑容的眉头紧锁的深思,良久,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帮两人拿换的衣服去了。

    里面净室里,瑾瑜脸红红的任由林浩白脱下身上的衣物,只剩一件粉色的肚兜和亵裤在身上,现在她的身子已经近六个月了,肚子也迅速的鼓了起来,好在上面没有黑色的妊娠纹,是白色的,也不多,不过她想,等七八个月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娇羞美丽,散发女子的魅力,平日却又调皮的想是个没长大的孩子,隆起的小腹,里面孕育的是他和她的骨血,是他们一生纠缠的证据,想到这里他的心就变得很软很软,恨不能倾尽所有来疼爱这个让他着迷的女子。

    他抬手轻轻抚上瑾瑜的小腹,像在看一件珍宝那样的打量着瑾瑜的肚子,然后低头吻上那个半圆的肚子,瑾瑜看着林浩白的动作,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这个男人一直都在她身边,从来没有因为她怀孕了就有所改变,理所应当的纳通房小妾。

    孕期的瑾瑜感官更比以前来得敏感,肚子上的触觉让她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虽然很轻,但是林浩白已经感觉到了,他站起来,搂着穿着香艳的瑾瑜,满满含住了那张令他魂牵梦绕的红唇。

    两人的激情被这一接触,就像是点燃的炮竹一般,碰的一声,一发不可收拾,期间谁沾湿了谁的衣服,谁撩拨了谁的发丝,就不是外人所能探究的了。

    好在瑾瑜还有些理智,知道现在只能解渴,不能尽兴,只让某只折腾了一回就赶紧刹住了车,推着又想那什么的某人说:“不能了,不能了,再来,宝宝会受伤的,明日,明日我再依了你,好不好?”

    林浩白看着浴桶那边的小女人,再看看自己的不雅,哎,这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啊,他轻轻拉过那边的人,叹息道:“你想什么呢,我自然知道你是不行了,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来,我帮你擦干身子,当心受凉了,你现瑾瑜笑着点了点头,使坏的戳了戳他的胸膛,说:“算你还算有点理智,没有变身为狼,快帮本夫人穿衣吧。”看着瑾瑜作怪的样子,林浩白恨恨的在她耳边威胁道:“等孩子出来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可是倒惹来瑾瑜没心没肺的笑声。

    在可不能生病。”

    次日早饭时间刚过没多久,林府门口就来了一辆马车,然后看见车上下来一个小厮下来,对林府门上的人说了什么,接着马车就被门上的人请到了二门处,同时有小厮飞快的往里走,想来是去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