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一二四 有孕
    一二四 有孕

    宁王从睿亲王府出来后次日,就急急的把林浩白叫了去,瑾瑜已经习以为常林浩白突然出去,所以也不管他出去做什么。

    小书房里,宁王皱着眉问林浩白,说:浩白,你和光礼有什么矛盾,可是有什么误会,你可知昨晚他跟我说了什么?“

    林浩白早就猜到了,一点也不以为,微微一笑,问:“敢问殿下,赵将军说了什么?”

    看着林浩白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宁王皱了皱眉,沉声说:“他说了,他愿意站在本王这边,但是事成之后他要你这个人?”

    林浩白嘴角勾了勾 ,笑着说:“要我?可惜我不是什么貌美女子,不然真就是误会了,殿下,你是如何应承的?”

    宁王苦笑一声,说:“还能如何回答,只能说先想想,你和光礼都是本王的不可缺失的一个,叫本王如何说呢”

    林浩白眼睛闪了闪,站起来,朝宁王深深鞠了一躬,面带感激的说:“叫殿下烦心了,是浩白的不是,不过殿下无需忧心,下次赵将军这么问您的时候,你就答应他的条件。”

    这是什么话,难道他和光礼只见的是小误会?否则浩白不会这么说的,宁王疑惑的看向林浩白,似乎在询问他原因。

    林浩白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殿下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赵将军和我只有一点小误会而已,到时候解释清楚就可以了。”

    宁王这才相信了,想着晚点就去和赵光礼商谈,早点确定下来早点安心,希望这次的事也能早点结束,否则他也是寝食难安,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商量完了事情,林浩白和往常一样回家了,瑾瑜正在屋子给他做衣服,正在绣袖子上的流云纹,屋子里的烛光斜照在她身上,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温馨,然他的脚步也情不自禁的放揉了很多。

    “这么还在做针线啊,不是说过晚上别做了,白日又不是没时间。”他坐在瑾瑜身边,轻轻抱着她,下巴在瑾瑜的头顶轻轻摩挲。

    瑾瑜顺势放下手里的衣服,靠在他怀里,柔顺的说:“我也是无聊啊,没事的,我做得不是很多,累了我就会休息的。”

    “嗯,”林浩白答应了一声,眼光慢慢移到瑾瑜的脸上,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她的脸,轻声说:“接下来的日子我估计不能经常回来,你一个人在家若是无聊就自己找点乐子,等忙完了这一阵,我就带你出去,好不好?”

    屋子里的气氛轻松又美好,但是话题里暗示的意思却满是沉重,瑾瑜的心微微吊了起来,抓着林浩白的衣服,小心的问:“就快到了,是吗?”

    林浩白笑笑,他的小妻子真是敏感又聪明,点点头,说:“恩,不过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已经做好了部署,还有,若是这几日门口来了陌生的人也不要慌,你和爹娘只管在家就行了。我会跟娘说,你这几日就不去正院给他们请安了,你在家等我,知道吗?”

    瑾瑜点点头,她现在也不能做什么,能帮着林浩白的的只有不拖他的后腿,乖乖在家吧,想着就想说点轻松的话题,“对了,你刚才是说过了这一阵子我们就搬出去,是不是真的?”

    林浩白笑着摸了摸瑾瑜的脸,说:“当然是真的,我已经递了折子,等事情完了我们就去江南,你不是很想去看看的吗?我们就去那里住几年,好不好?”

    从那晚开始,林浩白连着三天都没回来了,瑾瑜也一直待在自己的院子,没怎么出去过半步,顶多也就是在院子里走走,散散步。”

    到第四天的时候,丫鬟夏草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嘴里说着:“不好了,不好了少奶奶。”春芽及时喊住她,斥道:“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来。”

    夏草深吸了口气,才平稳些说:“春芽姐姐,你去禀告少奶奶,说外面的来了好多官兵,包围了我们林府。”

    春芽也吓了一跳,赶紧去到里屋,给瑾瑜报告这件事情。

    瑾瑜看着慌张的春芽,有点意外,春芽可是从来没有这样过哦,有什么事能让她这样?

    “少奶奶,刚才外面的人来回禀说我们府被官兵包围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她慌张,而是她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她只是一个小丫鬟呀。

    瑾瑜皱皱眉,想到那晚林浩白说的话,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对春芽说:“你派人去老爷,太太那里看着,有什么事立马来叫我,然后嘱咐家里的下人对这些官兵客气一些,出入也不可怠慢了人家,趁机看看这些官兵有什么特别,不一般的地方。”

    春芽看主子那么安定的样子,也感觉没那么慌了,沉稳的福了礼,退下办瑾瑜吩咐下来的事,也亲自悄悄看了看门口的官兵,然后回去跟瑾瑜回话。

    “少奶奶,奴婢去看了外面的官兵,发现他们的左臂上都拴着一条红色的丝带,您说这是不是戏台上说的,叫做记号啊?”

    瑾瑜看了眼春芽,打趣道:“哟,不错啊,还能知道这叫记号?好了,你记住要对他们客气一点就行了,他们是来保护咋们的,不要怕。”

    晚上外面的人还送来了一筐樱桃,现在是五月了,正是南方樱桃成熟的时候,那送来的人说是给林家少奶奶的,搞得林老爷和林母看瑾瑜的眼神都怪怪的。

    瑾瑜笑这掩饰道:“一定是相公送来的,真是,就算爹娘牙齿不好,也该先给爹娘送了才能给我,相公真是的,呵呵,快,春芽,把樱桃倒出来,洗干净了给爹娘送去。”

    春芽洗干净后是瑾瑜送去了,现在林浩白不在,她应该想着法子去讨好两位老人家才是,所以亲自去了,林浩清也被请来了。

    林母看着盘子里的樱桃,瞟了一眼瑾瑜,慢慢拿起了一个塞进嘴里,可是她刚咬下去,就立马徒留出来,林浩清还可以,吃了好些,但是也吃不了多,林母眼睛转了转说:“既然浩儿惦记着你,你也尝尝吧。”

    瑾瑜笑着谢了林母,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其实这时候的樱桃不想现代那样,经过优良的选种,所以口感不怎么好,还比较酸,林母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林浩清也只能多吃了一点,但是瑾瑜却是像没吃到算味一般,把剩下的樱桃吃了个大半,惊掉了林母的下巴。

    “嫂子,你一点也感觉不到算吗?我牙齿都要倒了,你可真厉害。”林浩清看瑾瑜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她嫂子吃酸的可真厉害。

    酸吗?瑾瑜砸吧了下嘴,笑着说:“是有点算,但是也还好了,我觉得挺爽口的。”说完楞了一下,不是只有孕妇才喜欢吃酸的吗?她以前也很少吃的啊,然后回想了一下上次葵水来的时间。

    上次和林浩白滚床单的时候正好是危险期,在上个月?不是,上个月林浩白在,那就是上上个月?不会吧,难道是真的?那么准?

    瑾瑜有些无措的看着林母,又看看林浩清,看的两人莫名其妙的,才说:“娘,能不能帮我请大夫啊”

    “扑哧,”林浩清捂住嘴笑出了声,笑道:“嫂子,你怎么了,要说大夫,咋们家不就是有个御医嘛,你要去哪里请大夫啊?”

    对哦,但是难道叫自己的公公来给自己把喜脉?这感觉怎么那么怪呢?

    “嫂子,你要做什么?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去请爹来帮你看看啊。”林浩清有些担心的看着瑾瑜,林母却是哼了一声说:“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是吃多了酸的东西,这点小事也要去麻烦你爹啊?”

    瑾瑜嘟了嘟嘴,小声的说:“我觉得我可能是有了,但是不敢肯定,所以想请爹帮我看看,若不是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媳妇也不敢劳烦父亲。”

    这个理由就不一般了,林母立马站起来,有些结巴的说:“真,真的?快,来人,去去请老爷来,说让他给少奶奶把个脉,快,快去。”

    林浩清也站起来,围着瑾瑜笑:“嫂子,嫂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说我要做姑姑了?难怪你刚刚那么能吃酸的呢,太好了,哥哥要是知道的话一定很开心的。”

    瑾瑜有些害羞,又十分忐忑,会不会是她太紧张了,万一弄错了的话岂不是要笑死人?看着欢喜异常的林母和林浩清,心里更加后悔,早知道就悄悄去确诊了再说就好了。

    很快林老爷提着药香就来了,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毕竟刚刚只说是请他来帮着瞧脉的,林老爷慢悠悠的坐下,拿出诊脉包放在茶几上,对瑾瑜说:“把手拿出来吧,最近有什么不舒服?”

    瑾瑜脸红了红,没有说话,林母却是很善解人意的说:“老爷,你快帮她看看吧,看过了再问也不迟啊。”

    林老爷瞪了一眼林母,摸着胡子慢慢的给瑾瑜把脉,不一会儿,他咦了一声,睁开眼睛,细细的摸着瑾瑜的脉搏,差不多过了一分钟后才抬眼看瑾瑜说:“媳妇,你可是有两月葵水没来了?还经常感到很累?没什么精神?”语气有些急切。

    瑾瑜脸红的点了点头,说:“近来是比往常更嗜睡些,不过因为相公不在,所以媳妇以为是一个人烦闷所致,就不怎么放在心上。”

    林老爷收起他的诊脉包,笑着说:“呵呵,看来我要做祖父了,而且浩儿媳妇你这胎的怀像不错,看你的精神也很好,已经有两个月了,以后好好养着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