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一一四 回门
    一一四 回门

    瑾瑜自己想通了春芽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以前那么多活生生的例子,她怎么能不小心一点呢,若是可以,她还是和林浩白白头到老下去吧,这么好的老公过了这个村可不一定有这个店呢,和离的女人身价根本就是倒贴都不一定有人要的。

    瑾瑜感激的对春芽说:“春芽,你说得很对,也谢谢你能对我说这些,这说明你是真的站在我这边为我着想的,我很开心,以后若是你见我有什么没想周到的,你也要记得提醒我。”

    春芽赶紧俯下身,又像从前那般的沉稳,“小姐盛赞了,做奴婢的帮主子想着没想到的,是分内之事。”

    瑾瑜无法,这个小姑娘,在她面前居然比她还沉稳,还老成,到底是谁拥有两世的记忆啊,算了,等以后帮她找个好老公吧,也算是这小丫头真心对她的回报。

    将近中午的时候,瑾瑜等人都到了宁府,宁浩白也在家专门等着瑾瑜和林浩白,当然还有主座上的杜氏,这些日子瑾瑜走了,她拿回了管家大权,因为帮着瑾瑜办嫁妆,又得了宁熙瑞的好脸色,她近来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杜氏现在看瑾瑜也顺眼多了,热情的招呼着瑾瑜等人进屋,等宁熙瑞和林浩白去了书房后还依然热情的对瑾瑜嘘寒问暖。

    “怎么样表妹,表妹夫对你好不好啊。”说着还用手摸了摸头上的梅花金钗,瑾瑜认出这钗还是瑾瑜走之前给曾氏的新样子呢看来杜氏的日子过得不错。

    她假装没看到,点点头说:“不错啊,昨天把家里一切事都交给我了,还有俸禄也交了,算是不错吧。”俗话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要先抓住他的钱包,有钱的男人爱变坏。

    杜氏的脸色僵了僵,脸上的热情也不见了,换了和以前一样的表情,酸溜溜的说:“看来表妹夫对你还真好啊,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好运。”

    “是啊,不过我哥哥不好吗?嫂子,你和哥哥成亲有一年了吧,不知哥哥可有纳什么屋里人?嫂子,你就知足吧”

    说起这个可真算是杜氏现在美丽生活唯一的不足了,她和宁熙瑞成亲一年有余,但她的肚子仍不见动静,她仗着公婆不在身边,这里天高皇帝远的,就是不给丈夫身边添人,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就是怀不上,如今被瑾瑜这么一说出来,脸上顿时变得不自在起来。

    讪讪的转移话题说:“相公自然是好的,表妹,妹夫有没有跟你说过回京的事?”

    “没有,怎么了,哥哥难道有什么想法?”瑾瑜有些好奇的问,难道宁熙瑞想回京城?

    杜氏撇撇嘴,笑眯眯的拉着瑾瑜,说:“表妹啊,你看,你和相公虽然是表兄妹,但是相公可是拿你当亲妹看的,不说一直照顾你吧,就连你的嫁妆相公也是亲自过问的,我们可没拿你当外人,若是妹夫有什么想法,你可要记得带上你哥哥呀。”

    瑾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我本来就是他亲妹妹,还不拿我当外人然后仔细想想就知道杜氏是在担心什么了。

    林浩白在家里的处境比宁熙瑞好上不止一点,父亲是宫中御医,他又是家中独子,一定是有什么都紧着他先来,杜氏定是怕明年任满以后,林浩白靠着家中关系谋个好差事,宁熙瑞却还是在这里当清水知县,所以杜氏现在赶紧提醒瑾瑜,做人要有良心。

    “嫂子你放心,要是我相公有什么想法,我一定告诉哥哥,我也是把表哥当亲哥哥的。”虽然是安慰,但是瑾瑜知道林浩白一定不会不管宁熙瑞的,就是他不管她也会想办法给哥哥疏通的。

    杜氏得了准话,心里顿时舒坦起来,这两万两可算是没白花,瑾瑜看杜氏的样子有些好笑,劝慰她道:“嫂子,这孩子的事你也别太着急了,兴许你放宽心,他就来了,太紧张了反而不好。”

    杜氏白了瑾瑜一眼,不高兴的说:“表妹你这是刚成亲呢,若是你也跟我一样,我就不信你不急。”

    瑾瑜无话可说了,这个自己想不通的话是无解的,算了,不管她了。

    因为林浩白明日要回衙门上班,他们今天还要赶回去,所以今天吃了饭就要走了,宁府很早就上了午饭,大家在一桌吃了,说些相互祝福的话,林浩白就带着瑾瑜踏上返程的路途。

    这次林浩白没有骑马,而是和瑾瑜一起坐在马车里,瑾瑜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发笑,直把林浩白笑得莫名其妙,他伸手摸了摸瑾瑜的脸蛋,“看什么呢,这么好笑?”

    瑾瑜在他手心蹭了蹭,满足的说:“今天嫂子说我嫁了个好相公,所以我得好好看看这个好相公长什么样,哪里好?”

    林浩白挑挑眉,拉过瑾瑜,抱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说:“怎么样?娘子可还满意?”

    瑾瑜也学他一般,往他耳朵里呵气:“有待考察。”

    林浩白的手不由自主的从瑾瑜衣服下摆钻进去,往上摸索,嘴里还低声说着:“定让娘子满意。”

    瑾瑜赶紧按住他不安分的大手,咬着他的耳朵道:“别闹,这是在马车里呢”

    林浩白手一顿,然后紧紧搂住怀里的人,头埋在瑾瑜的颈窝深吸一口气,低沉的说:“你可真会捉弄人,若是在家里……”

    瑾瑜闻言捂着嘴轻轻的偷笑起来,倒在林浩白怀里,后者无奈的搂紧怀里的人。

    晚上回去瑾瑜随便洗漱之后就睡下了,林浩白只能再一次无奈的看着某人磨牙。

    第二天,林浩白一起身瑾瑜也跟着起来了,“我要去衙门,你没事可以多睡会,去吧”

    瑾瑜揉揉眼睛,嘟着嘴摇头:“我不,我要帮你穿衣服,送你出门,我要努力做个好妻子,”林浩白无法,只能随她。

    等瑾瑜反复试了几次,帮林浩白穿好繁琐的衣服时,早饭已经端上来了,瑾瑜看着他吃完,然后送上一个吻,再看着他离开屋子。

    其实这时候已经不早了,算是早上七点左右,再过不久她也就要起床的,所以索性也不睡了,洗漱吃饭,今天她准备先去王忠那里看看,自开张一来她还没去看过,然后下午要看家里的账本,她可以不管,但不能不知道。

    如今嫁了人,行动比做姑娘那时候要方便些了,虽说她以前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换好衣服,带着春芽和夏云就出门了。

    店里的生意还不错,瑾瑜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三个妇女在看花图册子了,小二是在当地招的人,不认识瑾瑜,以为瑾瑜也是来做衣服的,看着瑾瑜的夫人发髻,带着微笑上前来招呼。

    “这位少奶奶,您第一次来我们店里吧,你可真算是来对地方了,我们锦裳阁可是这湘地最好的绸缎铺子了,你里面请,我给您拿一本花样册子,您可以慢慢挑选。”

    口齿伶俐,也还算热情周到,看来王忠挑人的功夫倒是不错,店里的伙计不想有些生意的好的店,眼睛长在头顶,人家来买东西好像是来求人一样。

    “不用了,你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说木兰的主子来了,他就明白了。”瑾瑜打断他,直接告诉他自己的来意。

    小伙计有些愣神,听了瑾瑜的话露出狐疑的神色,很快又堆上笑,礼貌的说:“那劳烦这位少奶奶您先等一会,小的这就去请掌柜的来。”

    然后又叫人给瑾瑜上茶,自己则一溜烟往后面跑去,瑾瑜也坐下来趁机打量店里的布置,基本上和锦裳阁差不多,只是成衣的样衣好像要多一些,可能是因为这里的人们比湘潭要富足一些的缘故吧,店里也很干净,小伙计们脸上都带着笑,看来王忠是把她那一套员工培训听到心里去了。

    很快王忠就来了,像是快步赶来的样子,看见瑾瑜的时候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现在他是一家店的管事了,衣服也不像以前一样,换成了绸缎面料的,看起来很上档次,人也显得精神大气许多,果然是人靠衣衫啊。

    “小姐,您怎么来了,哎呀,看我,您跟林大人成亲了,当然在这里了,快,我带您去后面坐吧。”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小,至少店里的人都能听见,一时间偷偷打量她的眼光多了不少,瑾瑜有些不自在,点头跟着王忠去了后面账房。

    她一走,外面看布的夫人们口低声交谈起来,很快,攸县的人都会知道林知县娶了个美丽的妻子,而且这个妻子还跟着锦裳阁的掌柜去了后面。

    来到账房里,王忠先给瑾瑜上茶,然后就拿出他到株洲这半年多的账本,递给瑾瑜,瑾瑜拿来翻了翻,恩,生意还算稳定,也是以成衣卖得比较多,大家都像是要把以前的衣服全都换个遍似地,看来这里的布匹还是要多进一些,不然若是跟不上的话就不好了,至少信誉上很不好看。

    “不错,你管得很好,算我当初没看错你,你当初跟着我出来,算是锦裳阁的元老人物,多上点心,以后咋们铺子还会走得更远。”

    王忠傻笑着摸了摸头,现在穿绸缎,每天都有肉的日子,以前敢都不敢想,自从小姐来了,一切都有了指望,哎,要是哥哥没做错事,现在也和他一样,做个管事,就好了。

    瑾瑜写了两封信,一封给木兰,让她不要害怕,有事就去找宁熙瑞,而且若是铺子不忙她也可以到这边来,另一封则是给铁老大的,让他去木兰那里支五百两银子,买些东西,带着他的兄弟们准备准备,明年开春就出去跑商。

    这两封信都给王忠,让他找人去送,王忠一看封面,惊奇的说:“小姐,铁大哥不是就在咋们这吗?还用送信吗?”

    瑾瑜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一遍:“你说铁平在攸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