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九十七 启程去株洲
    九十七 启程去株洲

    三日后,瑾瑜带着春芽和王二狗,出发去株洲攸县,当然随行的还有铁平和他的一个手下,驾车的自然是王二狗,铁平和他的手下骑马,那人长相普通,丢在大街上一定是个路人甲。

    初见这人时瑾瑜就在心里恶劣的想,这种人就应该派去做卧底,一点也不会引起半点注意,抱着这种心思,她还略带好奇的问他叫什么。

    那人性子如同长相一般,木讷得很,被问到第二遍时才回话,也许是没想到瑾瑜这个官家小姐会和他说话吧。

    “我叫,叫陈安,小,小姐好。”头也不敢抬,结结巴巴的回道。

    瑾瑜听这名字果然也如同人一般普通,笑了笑,说声好好干,然后满足的缩回马车里,可是瑾瑜的问话却弄得陈安那个激动,这小姐真是平易近人,不光带他们下山安排他们吃住,连对他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都那么关心,难得啊

    铁平根本想不到瑾瑜的一句话就翘走了他的一个兄弟,他正在思考这小丫头昨天跟他说的话呢

    “铁老大,现在你们一共二十多人住在我家,以后还会更多,你就没什么打算吗?”

    铁平蹭的就怒了,铁手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差点没把那小茶几给拍坏了,“怎么,刚跑完一回货你就要过河拆桥?你当初可是答应过我的”

    瑾瑜对他野蛮的举动视而不见,连眉头也没动一下,等她吼完了依然平静的说:“我答应你什么了?你当初说是要我带着你们做生意吧,现在我也没有食言,拿出本钱给你们跑货,跑货得来的钱咋们平分啊。”

    铁平一下子懵了,搞不清楚这丫头要做什么,疑惑的说:“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赶我们走吗?”

    瑾瑜笑着摇头,高深的说:“我不是要赶你们走,只是在问你打算,难道你还真想一辈子住在我家?那也不是不行,明天去衙门把卖身契签了,我一定安排好你们,怎么样?”

    好啊,原来在这等着他呢,铁平想也不想的就开吼了。“卖身?你做梦,我带着兄弟们下山来是跟你做买卖的,想让我们给你为奴为婢,小丫头,你想都不要想,除非我死了,不然绝不可能。”

    瑾瑜才不怕呢,她可是带着欢歌的,果然欢歌见自家小姐被吼了,一下子站在前面回吼过去:“你凶什么,现在我家小姐养着你们,你还有理了?你看看你们,伙计不像伙计,奴才不像奴才的,还好意思了?”

    瑾瑜虽然没见过欢歌发火的样子,有点惊讶,但是对欢歌说的话却暗自*手叫好,有些话她还真不好说,毕竟她和铁老大算是合伙的关系,她可是一点也不想要这帮人卖身给她,不然以后还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呢,还是合作的关系比较好。

    “咳咳,”瑾瑜站起来打岔说:“其实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你的兄弟们好多都已经不小了,他们就没想过成家?毕竟你不能管他们一辈子吧,就是爹娘还让子女们分家呢”

    铁老大早就被欢歌吼愣住了,静静的听着瑾瑜说的话,他承认这丫头说的都是实话,可是他一个大老粗压根就没过这个呀,他只知道大家都是从黑风寨出来的,他作为老大,自然要对得起兄弟们不是。

    瑾瑜见铁老大似乎听进去了,对欢歌转了下眉毛,欢歌心领神会的退回瑾瑜后面,瑾瑜一本正经的继续说:“我也不是赶你们走,只是你也知道,我也不过是依附我哥哥而已,总有一日我是要嫁人的,你还能跟着我嫁人不成?倒不如趁着现在,赚点钱买处房屋田地什么的,娶个媳妇,你的兄弟才有了根不是,我其实是这个意思,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铁老大虽然已经赞同了瑾瑜的这个提议,但还是拉不下面子,为了表示对瑾瑜的不满,他哼了一下,话也不说的走了。

    倒是欢歌有些担心,这人万一要是起了什么坏心怎么办,他还要护着瑾瑜去株洲呢。

    瑾瑜丝毫不把欢歌的担心放在心上,他若是敢对瑾瑜做什么,且不说他自己会丢掉好不容易得来的清白身份,而且他的一众兄弟们可还在宁熙瑞的手上呢。

    铁老大拉回思绪,复杂的看着车帘紧闭的马车,心里叹了口气,算了,等回去就开始安排兄弟们买地买田的事吧,当初他们上山可不就为了能活下去嘛。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啊

    这一行人,因为有个马车所以速度稍微慢了点,一早从湘潭出发,直到下午才到达攸县官衙府邸。

    门上的人都是新置办的,自然不认识瑾瑜,但看瑾瑜穿的不俗,一溜烟的跑进去通报,瑾瑜在大门处没等多久,就看见一身家常袍子的林浩白出现了。

    林浩白看见瑾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见瑾瑜笑盈盈的看着他,他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看着瑾瑜,这姑娘真是爱胡闹。

    瑾瑜见林浩白只看着她笑,也不说话,打趣道:“怎么,浩白哥,不欢迎我?那我可走了啊”

    林浩白赶紧上来拉住假装要走的瑾瑜,低头对她小声说:“瑾儿,别闹了,快跟我进去。”

    瑾瑜也不推辞,被他拉着往府里走去,除了春芽跟着瑾瑜贴身伺候,其他人则被林浩白家的人拉下去接待了。

    林浩白把瑾瑜带到了书房,然后吩咐下人去给瑾瑜打扫客房,又叫厨房置办点食材晚上宴请瑾瑜,给瑾瑜接风,这可把瑾瑜给逗乐了,忙拉住他。

    “浩白哥,你这是做什么呀,还接风呢,跟我你还这么客气,你要这么夸张,下次我可不敢再来打扰你了,晚上咋们吃点家常便饭就是了。”

    林浩白二话不说的听从了瑾瑜的建议,因为他见瑾瑜一点都不跟他见面,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自然她说什么是什么。

    打发完下人后林浩白才开始询问瑾瑜的来意,“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真的要在这株洲开铺子?”

    “是啊,我这次来就是打算先来看看这里的环境怎么样的,若是百姓富足的话,铺子这事就算定了,浩白哥,到时候你可要照看着我点啊”

    林浩白无奈的笑笑:“瑾儿,这还用的着说嘛,”又问:“若是这铺子开起来了,你可是要常住在攸县?”

    瑾瑜摇摇头:“我也说不准,可能不会吧,我会派个掌柜来这里看着,每月跟我报一次账即可,我只会不定期来看看就是了。”

    林浩白有点失望,但是没什么,能多有些相处的日子就不错了,他有足够的自信让瑾瑜对他上心的,然后又问了几句宁熙瑞和叶涵的情况,就让瑾瑜回屋里休息去了。

    瑾瑜坐了那么半天马车,早就累了,于是也不客气得回屋美美的睡了一会,春芽也在外间休息。等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瑾瑜叫醒春芽,帮她整理头发,外面就有丫鬟敲门问话。

    “请问叶公子可是起来了?”

    春芽看了一眼瑾瑜,得到默许后,扬声回答:“我家公子已经醒了,请问姐姐有何事?”

    门口丫鬟依旧恭敬,说:“我家大人命奴婢们烧了热水,待公子醒来后送来给公子洗漱,请问叶公子,可要奴婢们把水送来。”

    瑾瑜醒来就觉得头发身上脏死了,本来还想着睡前洗,没想到这会人家都已经把水准备好了,当下也不穿衣服了,解了外袍扔在床上。

    春芽见小姐已经脱了外袍,知道她是要洗了,就对外面的人说一声麻烦,然后让人把水抬进来。

    等水弄好后,让春芽出去守着,瑾瑜自己进了里面的净室,看见满满一大桶热水,木桶什么的用具都是崭新的,她心里竟也像桶里的水一般,暖暖的,这林浩白真的个细心的。

    爽爽快快的洗干净自己以后,她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把赶路的疲劳都洗走了,缠上胸布,穿好衣服走出净室,春芽赶紧上来帮瑾瑜擦头发,然后也顾不上干没干,瑾瑜就让她把头发束起来。

    才打理好这些,又有人来请瑾瑜,说是林浩白等着她去用饭呢,瑾瑜有些诧异,这浩白哥时间拿捏得可真准。

    到偏厅的时候林浩白已经在那了,看见瑾瑜温柔的笑了,招呼她:“快坐吧,饭菜已经好了,睡了一下午,饿了吧。”

    瑾瑜饿是饿了,但是更渴,吃饭前先满满的喝了两大杯水,这才开始吃饭,这也是瑾瑜的习惯,每次洗了澡就会觉得很渴,喝完了水看见可口的饭菜瑾瑜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开动了。

    这些动作作为一个女子来说的话,应该算是很粗俗的,可是坐在一旁看着她的林浩白半点嫌弃的眼神也没有,一直宠溺的看着,还不时的帮瑾瑜夹菜。

    “春芽,你也下去吃饭吧,等吃好了再来找我。”瑾瑜可是个好老板,从来不让员工饿肚子上班,春芽毫不迟疑的答应着退下,林浩白见状也让他的小厮下去吃饭,如此一来,这个饭厅就只剩瑾瑜和林浩在两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