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六十二 赐婚
    瑾瑜听了又打了他一下,逗得赵光礼闷笑,他看着瑾瑜撅着小嘴的样子想到上次那个吻,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慢慢的朝瑾瑜凑过去。

    瑾瑜抬眼就看到他那张放大的脸,红润的嘴唇,头往后稍稍挪了一点就停住了,反而闭上了眼睛,赵光礼更像是被蛊惑了一般,吻住了那张小嘴,但也只是贴着。

    瑾瑜憋着起等了半天也没见他有进一步的动作,睁开眼看他,赵光礼也正好睁开眼,被瑾瑜一看罕见的红了脸,瑾瑜纳闷的想:难道他不知道怎样接吻?要不要教教他呢?

    斗争后的瑾瑜果断的张开了嘴,轻轻咬了一下赵光礼的下唇,赵光礼像是被电了一下,马上回应般的也咬咬瑾瑜的嘴唇,瑾瑜又轻轻的用舌头舔了一下赵光礼,这次赵光礼不抖了,直接呼吸加重的学着瑾瑜。(好邪恶啊,写不下去了!)

    结果就是学生很有天赋的把老师给吃干抹净,瑾瑜软软的靠在赵光礼的怀里,赵光礼紧紧抱着瑾瑜,头埋在瑾瑜的脖子里,让瑾瑜能感受他呼出来的热气。

    瑾瑜红着脸说:“你,你也该回去了,小心你家里人知道,你自己要小心,平安最重要,其他的都可以想办法,要是你缺胳膊少腿的回来,我才不要你呢,听到没有。”

    赵光礼笑笑,低头咬了下她的鼻子,假装凶恶的说:“我会好好回来的,你到时候要是敢嫌弃我,看我怎么好好修理你,还有啊,你一定要等我,我会拿着圣旨风风光光的娶你过门,到时候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瑾瑜笑着点点头,看着他白皙英气的脸,忍不住又香了一口,直把赵光礼弄得喜笑颜开,上来还要亲热一回,他以前没跟别人接过吻,没想到是那样美好。

    瑾瑜可不敢再来了,万一擦出火花了怎么办,一个劲的推他:“快走吧你,要是被人看见就不好了,你自己小心。”

    这次赵光礼得了准话,心满意足的回了京里,先是跑兵部,接着是户部,所谓粮草先行,他要亲自看看才安心,而且整个人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喜气。

    赵光礼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完全没有注意府里发生了什么,正院里王妃换上一身的诰命,坐了马车进宫去了,这本是常事谁也没有在意。

    马车摇摇晃晃的到达东华门,穿过步廊进了皇宫,接着换成轿子抬进皇后所在的凤栖宫。

    “臣妇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皇后坐在正厅上方,四十几岁的样子,一派庄严的说:“睿王妃请起,不必多礼,赐坐。”后面半句是对这身边的宫女说的。

    睿王妃坐下后和皇后说了几句家常里短的闲话后才进入正题,“皇后娘娘,您也知道我次子蒙皇上恩宠,不日就要上战场杀敌,可是他今年已是十六有余,还未成家,哎,求娘娘体恤体恤我们这些做娘的心,帮他指门好亲吧。”

    一般说来皇帝和皇后都不愿意帮人指亲,怕一个弄不好两人成了怨偶,又不敢和离,平添尴尬,当然除了政治上的考虑那种情况,这习惯是从太祖皇帝那时候就传下来了,可是如今睿王妃居然要求宫里给指婚,这真是让人费解。

    “睿王妃说笑了,礼儿那样的人才找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是你们做父母的太挑了吧。”

    睿王妃苦笑:“哪里是我们挑,是那逆子脾气倔强,我们催也没用,所以只好来麻烦皇后娘娘,我家王爷也是这个意思。”

    皇后一听人家丈夫都同意了,那应该没多大问题吧,于是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笑着说:“算不上什么麻烦,王爷和皇上一母同胞,这是应该的,不知道你们可看中了哪家的小姐,知根知底的总要好些。”

    睿王妃眉开眼笑的说:“臣妇见过几次孙大学士家的千金,孙思小姐,知书达礼,娴静文雅,最是不错,不知道娘娘您有什么好的人选没有?”

    皇后哪里不知道她的意思,当下爽快的应了,喊来宫女:“去,帮我拟一道懿旨,给睿王爷家的二公子和孙家大小姐赐婚。”

    那宫女应了,趁着两贵人说话的时候去礼部请了旨,然后拿回来当着睿王妃的面用玺,睿王妃喜不自禁的给皇后跪下磕头谢恩,说明日等着皇后的旨意。

    晚上赵光礼回府的时候王妃拉着他说了好多的话,都是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他们家虽然贵却贵不过天家,做事不要冲动云云,直把他说得晕晕乎乎的。

    次日一早,皇后的赐婚旨果然来了,赵光礼随众人跪在地上,听到“孙家长女温顺端庄,堪为良配,睿亲王府次子赵光礼年少有为,乃是天作之合,俗礼尽简,婚期定十月初八”他脑子嗡的一声,就什么都听不见了,被人推着接了懿旨也不知道。

    赵光礼心里只反复一句话“怎么会这样?”直到宣纸的人走了也不知道,傻傻的进了正厅的椅子上,王爷看儿子那副样子不好,也不听那些恭喜的恭维话黑着脸跟着进了正厅,管家也是人精,把讨赏的下人们都打发了,只留了正经主子在正厅说话。

    赵光礼看着手中那明黄的布,只觉得刺得眼疼,沉声问:“这是谁的主意?”

    睿王爷皱眉说:“是我的,你不日就要出征,先娶房媳妇,我和你娘也好安心。”

    赵光礼半句话也说不出,只觉得心想是被什么扎了一般,疼得厉害,想着瑾瑜那明媚的笑脸,哭得红肿的眼睛,还有她娇羞的脸以及声声的催促他要小心的话语,顿时连呼吸都堵住了一般。

    抬眼看着父亲皱眉的样子,母亲担忧的脸庞还有哥哥不解的表情,什么话都说不出了,慢慢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把自己关在一片黑暗里,脑子里只剩下瑾瑜说:“我不会做任何人的妾”话时的样子,难道他们真的没有缘分吗?

    赐婚对于赵光礼来说是坏消息,但是对某些人来说却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了,例如孙府,宫内监走了之后,孙思庶出的妹妹们都上来给孙思道喜。

    “恭喜姐姐,能找到赵二公子那般的良配,啊,不对,应该改口叫姐夫了,谁不知道这京里公好伺候婆,又不用管家,家世还是一等一的就是咋们姐夫了,恭喜姐姐,以后还请多多提携提携妹妹们啊!”

    孙思矜持的笑笑,她也没想到真的被赵公子看上了,尽管努力克制可嘴角还是止不住的往上扬,对那些妹妹笑着说:“我们都是姐妹,说什么提携,姐姐嫁得好自然会想着自家的姐妹,妹妹们请放心吧。”

    宁熙瑞得了这消息的时候也止不住的笑了,看来不光是他不想赵光礼接近瑾瑜啊,想来睿王府该更着急才是,马上拿了帖子给小录子说约林浩白在老地方见,他则先动身去了四喜楼。

    不一会林浩白也到了

    宁熙瑞起身招呼,“浩白,你来了,快坐,你可知道今早皇后娘娘给睿王府的二公子赐婚了?”

    林浩白脸上也带了笑意:“听说了,赐婚,在咋们魏朝可不多见啊,怎么能不知道呢?”

    宁熙瑞点点头,长叹一声:“哎,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挪开了,明日我就去礼部催催,早点定下来,早点离开,免得多生事端。”

    林浩白则摇摇头说:“这事怕不好办,地方官不好得,尤其是富庶的地方,有的人等个两三年也是常事,你先别急,看看你家侯爷怎么说?”

    一提到侯爷两字宁熙瑞的脸就沉下来了,“我父亲想让我进翰林,说是天子近臣,这样也好说话,哼,就怕下一代爵位被夺,毕竟你也知道,我家的爵位已经是最后一个了。”

    林浩白只能点头,有宁伯候在中间只怕更不好打点了。

    这时的瑾瑜还什么都不知道,她还满心欢喜自己动手绣了一个带着风景图案的荷包,嘴角都是往上扬的,看的笨丫很疑惑,不禁问道:“小姐,你为什么怎么高兴?”

    瑾瑜看了一眼笨丫,笑这回答:“因为遇见高兴的事所以这么高兴咯!”

    笨丫不满意,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嘛,郁闷的拉着小脸继续写她的字。

    瑾瑜绣了一会觉得眼睛有些酸胀,于是放下花绷子,抬眼朝垂花门望去,没想从那门后走出一个身影,是刘管事,他似乎也没料到瑾瑜就坐在院子里,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给瑾瑜行了一礼才开口说话。

    “小姐,今日我拿了你的花样去那沈氏绸缎庄裁衣,他家的大少爷同意和咋们合作,不过要保证每月至少一件花样图纸,咋们拿两层的抽成。”

    瑾瑜前些日子无聊的时候又画了两张,想着再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赚点零花钱,没想到还真成了,高兴的说:“真的吗?那太好了,刘管事你幸苦了,以后还要你帮着跑腿呢,你给自己发五两银子,算我给的奖赏。”

    刘管事倒也不推迟,给瑾瑜道了声谢,可还站在原地踌躇,瑾瑜疑惑的看着他,说:“刘管事,你还有事吗?什么事,你就一并说了吧。”

    ===================================================================================

    小紫上首页推荐了,亲们看见了没有?虽然有点难找,但应该还是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