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五十四 解释
    “瑞兄,把你妹妹嫁给我吧!”宁熙瑞吃惊的看着林浩白,林浩白也不躲不闪的任由他看着。

    宁熙瑞的表情也渐渐从吃惊变成凝重,想了一会才对他说:“浩白,你知道,我只有这一个亲妹妹,我只想她过的平安富足,你家在京里也算得上是难得的清贵之家,瑾瑜怕是配不上你的身份。”

    宁熙瑞见他一眼不发,怕自己的话太重了,缓和了声音说:“再说,我也不愿意逼瑜儿,要是她也愿意的话我怎么都会想办法成全她的。”

    林浩白又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今日我去看瑾瑜时遇到了谁吗?”宁熙瑞听说有人去瑾瑜那里,立马反应到了不是小事情。

    “是睿亲王的二公子,赵光礼。”这次真的是震到了宁熙瑞,林浩白知道他的疑惑,接着说:“瑾瑜说是赵二公子把那匹关外的小马卖给她的,所以两人就认识了。”宁熙瑞先是点点头,然后猛然想起几个月以前赵光礼似乎找过自己,也是打听瑾瑜的事。

    “不对,他们不是那时候认识的,我刚送瑜儿去庄子的时候他就问过我,打听我是不是有个胞妹。”这话一出两人意识到事情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林浩白问:“那他到底想要什么呢?”宁熙瑞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明日我就去庄子一趟,看看瑜儿怎么说。”

    第二天宁熙瑞带着小录子去了瑾瑜的庄子上,见到瑾瑜的时候她正无精打采的给红枣洗澡呢,看见宁熙瑞也不吃惊,也不兴奋,这样的瑾瑜让宁熙瑞有点不习惯。

    “哥哥,你来啦。”瑾瑜继续忙手里的活儿。

    宁熙瑞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然后等着瑾瑜忙完手里的事情,两人回到书房,他才开口:“瑜儿,你真的是买马的时候才认识赵二公子的?”

    瑾瑜先是点点头,然后补充道:“买马之前曾再忘痴大师那里和他有过一面之缘,叫他知道了名字。”接着把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和后来的见面都说了,现在不是藏着掖着的时候,不然要真的出什么意外那才叫糟了。

    宁熙瑞听完后反而松了口气,不是故意接近的就好,看着瑾瑜毫无生气的脸,本来想开口的训斥也说不出来,叹了口气问:“那你是否真的中意那赵公子?”

    瑾瑜想了想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会跟他说清楚的,哥,你别担心了,好好准备考试,要是能拿到进士,你就带我出京为官好不好?”

    宁熙瑞看着妹妹冷静的样子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小小年纪要不是身处劣势,怎么会连女孩子情窦初开都不敢有,还没及笄就那么懂事。

    其实是他多想了,某人现在只是搞不清楚状况吧了,一点情窦初开的自觉都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

    宁熙瑞得了瑾瑜确切的想法之后也不多待,回到京城把心思都放在了殿试上面,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有保护妹妹的力量才行。

    瑾瑜也慢慢放开心里的疙瘩,现在是在封建的古代,人家是皇亲贵族,就当你是山珍海味之外的小野菜,逗逗你而已嘛,用得着认真?你以为你还生活在平等的二十一世纪啊,二十一世纪都会有这种事发生。

    想过了之后,她满足了,还是安安心心的当自己的地主婆吧,那种大户人家还是少惹为妙,不然电视上那些不健康画面出现了,她哭都没地哭去。

    可是正当她努力忘记关于那些美好回忆的时候,那个回忆中的男主人公出现了。

    “小姐,他说你不见他,他就一直敲门,直到你见为止,反正他不怕丢人。”瑾瑜头疼的想撞墙,他以为他在演青春偶像剧啊,还搞这种死缠烂打的戏码,谁欠了谁的啊!

    “去,把人放进来,带去偏厅,不,还是带到书房来吧,笨丫,给我梳头发。”笨丫赶紧上来帮她梳理头发。

    赵光礼被带到书房时,心里还抱着一丝窃喜,在书房见他是不是说明她不生气,还把他当做自己人呢!于是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

    瑾瑜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是怕那个人的疯子脾气一上来被前院的人看笑话,后面怎么说人都要少点,也能减少点影响啊,但是她一进门看见他的窃喜心里的火怎么都抑制不住。

    瑾瑜进去后冷着脸看他:“请问赵二公子,有何贵干啊。”

    赵光礼见她冷着脸心里直打鼓,咬了咬牙说:“瑾瑜,你,我不是故意骗你的。”这话有点耳熟!

    “我就是怕你知道了不理我了,你别生气。”瑾瑜更来气了,你还怕我?不知道是谁当初堵住我的路不让我走的,是谁被问了两三次也不说真话的?越想越气,说话的语气越不好。

    “小女子可不敢生您的气,您是谁啊,怕京里也没几个人敢不理您,你快别吓唬小女子我了。”

    赵光礼头有些大了,是,他是可以来强的,但是他不确定真要那么做了会有什么结果,他真的不想破坏瑾瑜看他的态度,虽然现在这态度也好不了多少。

    “你不要这样,我没告诉你就是想着等我说服了我娘后再给你个惊喜,免得你也跟着伤心,没想到,没想到…哎,算了,你想要怎么样都好,就生气了行不行。”

    瑾瑜是很生气,但是听了他的话气却跑了一大半,早点说也不能改变什么,再说她也有事情骗着他呢。

    “我不生你的气了,你走吧,就当我们不认识,你以后再不要来我家了,我不想跟你有什么牵扯。”她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现在她还不能出现在人前,她只想过平静的日子,只要他消失了,那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赵光礼却只听见她说不想和他有牵扯,气得走过来一把拉住瑾瑜:“你不想跟我有牵扯?怎么,我堂堂亲王嫡子还配不上你,你做这委屈的样子给谁看?你不想认识我?我哪点对不住你?啊?”

    欢歌再一遍使劲的拉着赵光礼,嘴里喊着放开我家小姐,也许是怕外人看到,喊的声音不是很大。

    瑾瑜不提放被一把抓住先是慌乱的一下,后来又听见他的话,夹杂着欢歌的哭喊,想来是吓着欢歌了,对欢歌谁:“欢歌,你先去门口守着,有人来你就大声说话。”

    欢歌迟疑了一下,又看看赵光礼,可是赵光礼从头到尾都盯着瑾瑜,瑾瑜努力的笑了一下:“没事的,你先去帮我看着外面,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赵光礼也低吼了一声“滚”,换来瑾瑜的一个瞪眼,等欢歌出去后,瑾瑜挣了挣自己的手,没挣脱开,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你弄痛我了,先放开我,再好好说话,行不行。”

    可是赵光礼没有半点松动的样子:“有什么话,你说。”

    瑾瑜叹了口气说:“你我认识,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自己明白自己的身份,也只想要平安度日,不想惹上半点麻烦,可是没想到却惹了你这么个大**烦,这我也认了,若外面只是一般的君子之交那我也不会说从此和你不认识,可是你呢?你说要娶我,你的婚姻大事也是你能做主的?”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瑾瑜却实没有主动招惹过他,也一直不与外人打交道,赵光礼的脸色便没有那么难看了。

    瑾瑜见有效果,再接再厉道:“你若因为我的事与你家人闹不和,按照你们家的规矩,遭殃的是谁?”电视瑾瑜还是看过不少的,皇家的威仪那是容不得半点挑衅,何况她还只是一介孤女。

    瑾瑜跳跳眉,斜眼看他,说:“亦或者,你是想让我回去给你做妾?”赵光礼本来没往这方面去想过,他一直都是把瑾瑜放在妻子的位子上去考虑的,听见这个提议,豁然开朗,满眼希望的看着瑾瑜。

    瑾瑜一看他眼睛里的希望,心直直的往下沉,脸色又变冷,语气也生硬的说:“那你趁早死了这份心,我不会去给别人当妾的,一辈子都不会,若真是形式逼不得已的那天,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啦。”

    赵光礼的希望背浇灭了,脸色也很难看,“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做我的妾,你就是做了妾我也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瑾瑜反而笑了:“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做你的妾?就因为你身份高?我相信你是喜欢我的,那你就忍心看着我对你的妻子下跪?每天要去你妻子面前立规矩?走在你和你妻子的后面,妾通财务,可买卖,你的喜欢就是让我像物品一样被人看不起?”

    许是她的质问太苛责,赵光礼松开了抓着瑾瑜的手,瑾瑜得到自由后往后退了两步,冷着声音说:“你死心吧,我是不会做任何人的小妾的,我不羡慕什么荣华富贵,你也明白说什么娶我都是不可能的,那我们就好聚好散,你走吧。”

    ====================================================================================

    二更送到,亲们的票票呢?怎么看不见啊,哎,存稿用完了,下去码字去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