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四十九 动心
    赵光礼听见她的要求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温柔的说:“好,你等着。”说着站起来开始脱衣服。

    瑾瑜虽然是个现代人,但是却纯洁的像朵花一样,除了看过色戒这种限制级的电影,其他的可是什么都没做过的,猛然看见一个帅锅在自己面前脱衣服,立马慌了,也不转身眼睛大大的看着他,嘴里结巴的说:“你,你要干什么?”

    赵光礼看瑾瑜的样子,心里一动,光着膀子朝瑾瑜走过去,瑾瑜立在原地不敢动半分,任由他走过来高高的看着自己,声音低沉的笑问:“你说我要干什么?”

    一股热气扑到瑾瑜的额头上,她的脸蹭的一下红了,慌乱的推着他的胸,却被他一把抓住,瑾瑜更慌了,正要大声喊救命,他就放开了她的手,跳进水里,还大声的说:“自然是捉鱼了。”

    瑾瑜站在原地长嘘了一口气,然后懊恼的骂自己,真的没用,几十岁的人居然能在这样的场合犯怯,真糗,以后打死都不再说她是穿来的!

    赵光礼身手敏捷,一下子就徒手抓到了两条鱼,然后交给瑾瑜,说他只负责抓,其他的自己看着办。

    看着地上两条一跳一跳的鱼,瑾瑜纠结的叹了口气,拿了小刀开始收拾,倒是赵光礼看到她的小刀的时候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还随身带着刀啊?”

    瑾瑜头也没回的说:“防狼的”,赵光礼笑她:“你就这弱不禁风的样,拿着刀也对付不了狼。”瑾瑜看了他一眼,依旧很酷的说了一句:“是防****。”

    赵光礼听懂了,脸色臭臭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自顾自的捡树枝生火。

    瑾瑜很快去掉了鱼肚子里的东西,洗干净用赵光礼弄好的树枝串起来,然后开始烤,手法还很熟练的样子。

    “你经常在外面烤东西吃?”瑾瑜坐在他对面,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火,漫不经心的样子。

    “没有,就是往年都会跟着家人去狩猎,所以也弄过这东西,你呢?你经常下厨?看你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赵光礼看着她,瑾瑜很无所谓的样子,回答:“那有什么,我连鸡都杀过,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不做还能指望谁来帮你呢?”

    赵光礼心疼了一下,看来她家真是不富裕,要不要帮帮她?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瑾瑜,瑾瑜不解的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根银簪,顶端是一朵玉质的花瓣底座,里面一颗白色龙眼大小的珍珠,那珍珠下面还缀着一颗小的白珍珠,华贵非常。

    瑾瑜不知道它的价值,不过这簪子大气稳重,又漂亮,比那些金的好看多了,心里就觉得喜欢,但是有不敢随便接下,疑惑的问:“送给我的,为什么?”

    赵光礼扫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什么为什么,给你的生辰礼物。”瑾瑜没想到他还挺有心的,说了声谢谢,那拿出来细细观看,正高兴省了买首饰的钱呢,就听见轰隆的声音,两人抬头朝天上看去,原来不知不觉中天上的乌云已经飘来了一大片。

    这夏日的雷阵雨来的迅猛,赵光礼也顾不得手里的鱼,拉着瑾瑜和马就跑,瑾瑜以为他要下山,也不反抗,跟着他跑,没几分钟,倾盆大雨骤然落下,砸在人身上都能感到重量,两人两马立时被淋得浇透。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瑾瑜被他拉进一个山洞里,这洞不算深,刚够两人两马避雨而已,瑾瑜坐在红枣旁边,汲取红枣的体温来取暖,也接着红枣的体型遮住自己,因为尽管她这身衣服时暗红色的,但是湿湿的贴在身上也够叫人尴尬的。

    赵光礼到没想那么多,脱下自己的外套走过去想给瑾瑜披着,却发现瑾瑜站在马的旁边发抖,轻声问她:“你很冷吗?”瑾瑜尽量平稳的回答:“还好,不算太冷。”但是身子依然在发抖,赵光礼把外套一下扔在瑾瑜的头上,转身又出了山洞,急得瑾瑜在后面喊他:“你干什么啊,外面下着雨呢,你疯了?”

    见人已经没了身影,瑾瑜也懒得喊了,拍拍红枣的背,红枣乖乖的坐下,瑾瑜靠在它的背上,还是红枣暖和啊,红枣你千万不要生病啊,不然我要内疚的,而赵光礼的雷鸣站在洞口,鼻子里喷着气,蹄子一下一下的拍着地,好像是在担心赵光礼一般。

    没多久,赵光礼就回来了,只是怀里多了一堆树枝,虽然都湿了,瑾瑜也能想到他跑出去就是为了这个,心里一片感动,一片不安,赵光礼从雷鸣的背上取出火石,还好火石是干的,然后开始生火,瑾瑜半点忙帮不上,只能站在一边看。

    因为那柴是湿的,火星没有多少却全是烟,熏得赵光礼满眼的泪水,睁都睁不开,瑾瑜看得难受死了,伸手去拉他,“你别弄了,这湿的柴怎么能燃呢,我不冷了,你快起来吧!”

    赵光礼努力扯出一个泪眼婆娑的笑,对她说:“没事,这就快好了,你先去坐着,我一会就好啊!”这样略带宠溺的语气弄得瑾瑜心里酸酸的,你说你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平时养尊处优的,你对我那么好干嘛啊,真是讨厌。

    赵光礼捣鼓了半晌,还真弄起了一小堆火来,对瑾瑜招手说:“快过来,别到时候生病了。”瑾瑜嘟着嘴坐到他旁边,把他的湿衣服还给他,然后拉着自己的衣服烤干。

    “你家里真的同意你娶一个农户的女儿?”瑾瑜决定正面面对这个问题。

    赵光礼很想说是,但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只能以沉默代替,瑾瑜猜到没那种可能,想了想对他说:“我其实不是什么农户的女儿。”赵光礼吃惊的看着她,难道她还有什么神秘的身份不成?

    “我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你去的那个庄子就是我的,所以你不要再瞎折腾了,我们是没可能的。”无父无母的女子在古代来说比一般农民家的姑娘还不如,因为那意味这没有人庇护你,你还是个没有福气的女子,最忌讳娶回家。

    赵光礼脸沉的能滴水,瑾瑜突然有些失望,有些伤心又有些轻松,也好,早说了也能让他明白他们的差距,他只有十六,虽然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子,但相信很快会被他以后的三妻四妾治好的。

    瑾瑜努力扯出一个笑意,对他说:“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你以后也不要到云灵寺等我了,那马我也学得差不多了,咋们以后就当不认识,各过各的日子。”

    赵光礼听见她有些轻松的声音更觉得憋闷,难道她就这样不把他当回事,说不认识就不认识?冷着脸问她:“为什么骗我?”

    =====================================================================================

    六点的这个时候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