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花间瑾秀 > 正文 四十五 思考
    一个三、四岁的小子跪着往前挪了两步,低着头说:“小姐,奴才一家只是希望小姐能用家法处罚我哥哥,不要交给官老爷,奴才保证一定会看紧他,不让他再做出什么错事来,求小姐开恩。”

    “哦!”瑾瑜挑眉看他,疑惑的问:“你凭什么以为你能看着他。”

    那小子也说不出有什么好方法,瑾瑜微微一笑,也不为难他:“这样吧,你打断他的一条腿,那我就不把他交给官府,交给你怎么样!”

    那小子想来是没做过这样残忍的事情,一张稚气的脸惨白惨白的,但是想到以后爹娘都见不到哥哥,咬了咬牙点头,然后站起来跑出去,过了一会又跑了回来,但不同的是他手里拿着吧斧子。

    那王大毛看见弟弟真的拿了斧子来,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求饶:“二狗,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你哥,不要,不要砍我的手,我错了,我不是人,我在也不敢了,不要。”边说着话人已经退到了瑾瑜的脚下。

    瑾瑜皱眉看这两人的动作,那王二狗脸色痛苦的看着节节后退的王大毛,这小子真狠,开口阻止道:“好了,不要再我面前做这副样子,要废他的手也不用让我看到,你们回去自己解决,给你一日的时间处理好,明天我要结果。”

    又对周老头说:“周管家,去请郎中来,等手废了给他看看,不要到时候流血过多人死了,落个主家亏待下人的说头。明日再庄子上的人都叫到前院等着我,我有话说,好了,今日就这样。”

    说罢也不听众人回答,气恼的甩袖子走了,欢歌和笨丫紧紧地跟在她后面。

    走到后院正看见笨丫的姐姐红梅站在门口朝瑾瑜的屋子张望,起更是不打一处来,大声喊道:“欢歌,你是怎么当差的?院子里的丫鬟懂不懂规矩?”

    那红梅被瑾瑜突然喊出的声音吓得一哆嗦,马上舔着脸笑着过来迎接瑾瑜:“小姐,你回来了,奴婢沏了茶,等着小姐回来呢!”

    瑾瑜扫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不接话进了屋子,笨丫不敢进去,只有欢歌进去了,她走到小姐现在一定很生气,要发泄出来才行。

    笨丫拉着红梅来到旁边的耳放,责备道:“姐,你刚刚在做什么呢。”

    红梅不屑的撇了撇嘴,哼唧:“我又没做什么,就是看看,哼,看看怎么了,她还真拿自己当千金小姐了,连个屋子也不让人进,瞎讲究。”

    笨丫听了这话气得哆嗦,低喝她:“姐,这也是你能讲的?那小姐的屋子除了欢歌姐姐和我,不让外人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小姐的闺房。”

    红梅戳了下笨丫的脑袋:“怎么了,当了几天大丫鬟就了不得了?还轮得到你来教训我?你自己天天能进去不觉得,你换我试试,看你想不想看看。”

    笨丫说不出话来,只能自己生闷气,红梅眼睛转了转又笑起来,摇了要笨丫的胳膊:“好妹妹,你天天在那屋子里,跟我说说小姐漂亮的首饰多不多,还有小姐的衣服那么好看,是不是公子从京里帮小姐带来的?你和那个欢歌有没有?”

    笨丫看自家姐姐这个样子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了,跺了跺脚说了声“不跟你说了”,然后一气跑开了。留下红梅在后面一个劲的骂她吃里扒外。

    屋子里的瑾瑜却是气着了,原来以为古代的奴仆可怜,但是也没想到有这么可恶的,仗着自己有人庇佑就胡乱攀扯,讨厌死了,在她面前演什么兄弟情深,难她不就是个黑心巫婆?还有笨丫的那什么姐姐,像个老鼠一样。

    其实红梅长得很端正,是瑾瑜看她不顺眼才觉得人家难看。

    瑾瑜拿着帕子,书本,只要是不会碎的东西,东仍西丢的,把心里的窝囊气发泄个打扮,欢歌无奈的看着她家小姐那抓狂的样子,老实的站在门口。

    咕噜咕噜喝了一大杯茶后,瑾瑜心里总算是舒服多了,看着满屋子的狼藉又觉得不好意思,这个仍东西出气的毛病真不好,可是怎么也改不过来。暗自叹了口气弯腰开始收拾自己的恶果。

    欢歌看她开始收拾东西了,知道她发泄得差不多了,晚上在大吃一顿,明天就能把这事给忘了,上前拿过瑾瑜捡起的东西说:“小姐,我来吧,你去休息会。”

    瑾瑜无精打采的点点头,脱了谢上了软榻,抱着膝盖看欢歌收拾,不一会笨丫也来帮忙,这会儿她心里已经琢磨开了。

    是她太不管事了,还是压根就不适合和古代的人打交道?为什么会给他们一种可欺的印象,一个王大毛和红梅还算好的,要是哪天真的出了什么大事的话呢?自己会不会又像这次一样,临到头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又有一种无力感,她虽然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五年,但是她下意识的不敢和人打交道,她害怕,害怕这里的陌生,她不知道这里的人在想什么,思维方式,价值观和道德观又是什么,什么是衡量人与社会的准则。

    越想身上就越觉得冷,就是这入夏的天气也温暖不了瑾瑜半分,欢歌收拾着东西,半晌没听见瑾瑜的动静,抬头望去,正看到她眼神空洞的看着一个地方,双手紧紧抱住自己,这样的小姐没来由的让欢歌感到不安。

    “小姐,晚上想吃什么?”欢歌试探的轻声问她,瑾瑜恍然听见有人在和她说话,眼睛的焦距一下子拉了回来,茫然的看着欢歌:“什么?你说什么?”

    欢歌重复:“小姐,你晚上想吃什么?”

    瑾瑜这才觉得有些饿了,饿得真好,让她又有了生活的充实感,展颜一笑,朗声说:“我要吃水煮牛肉,要吃百合三鲜,要吃盐焗鸡,笨丫,快快,去跟厨房说,我今晚要加餐,你们和我一起吃。”

    笨丫顿了顿,然后应了,心想,这小姐胃口还真好,刚刚还气得不行呢!

    ==========================================================================================

    下榜了,呜呜,亲们给点票票支持小紫吧!